某年某月_四海为家

主Sot,Fate系列。
cp杂食混乱,其他剧组插入不定。
语c,Cos
企鹅号:1250182972

Almost Lover·完美情人

…我爆哭

滥情状:

Lofter抽风一直屏蔽我的文!才不是因为我飙车!


走石墨文档的链接https://shimo.im/docs/uwG7NwhZXxgdW2c9 


如果又翻了请走评论中的微博链接补档。


这篇文送给 @Cyhen依曟 谢谢你一直以来的陪伴[泪]我要永远爱你!


//总计字数8k字往上,可能会雷,为有可能给您带来的不适道歉。


“如果今夜结局将至,我会想着你含笑赴死。”

我疯了,真的好吃

滥情状:

【来日方长】佣空,请看后面的图片。

给  @Cyhen依曟 的生贺,祝我亲爱的依晨生日快乐呀🎂

今天也是被lofter屏蔽的一天呢🙃用依晨的话来说是车轮子都没有的文,为什么老福特这么爱屏蔽我😭我舍不得那十条评论qaq

字母paro,日久生情那种(。)

裘医脑洞大作战颁奖

感动了!!!

星烾之炚:

没错,我们最终评选结果就是这样,恭喜获奖的太太们,没获奖的也不要灰心,大家都很棒的!我们后续还会出活动,希望各位积极参加,一起让裘医圈更好!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因为是第一次举办活动,很多细节没想到,活动周期也没弄好,但是很感谢参加比赛的大家,感谢大家提供的脑洞~




(大鞠躬)~\(≧▽≦)/~




虽然参赛热度不高,但是有很多精品,评审团吵炸群后决定增加奖项。




现获奖名单如下:








特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光天使):




  @张九渊  脑洞链接:九天九夜




一等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渡何人 脑洞链接:DID




二等奖(一个裘医任意蓝皮):




 @某年某月_四海为家  脑洞链接:殊途同归




  @静女其姝 脑洞链接:灵魂伴侣au




  @角隅某瑶  脑洞链接:手书




三等奖(除三城木水母外任选一个太太画头像):




 @古筝骨琴 脑洞链接:稻草人




 @喵星墨玉 脑洞链接:稻草人




 @空血 脑洞链接:语梦症




 @卷了一个兔子 脑洞链接:专属天使




——————————————




提名奖:




 @鸡肉麻辣锅  脑洞链接:童话世界




 @穆幽(今天的穆幽还在拖更)  脑洞链接:实验




 @洛神冷冷dkr 脑洞链接




 @Carr 脑洞链接:猎魔人




 @自清(开学暂鸽 谨慎关注) 脑洞链接:返生×旧装




提名奖是后来提出加的,都是当时排名次我们争论起来的精品,可惜奖品有限没能得奖。




感谢大家的参与,以后我们还会举办一些活动哒哦~


裘医脑洞.短篇 「殊途同归」


#歌手x海盗巫医
含有其他角色出现,cp不站,主cp唯裘医
引用官方「深渊珍宝」皮肤的部分设定

———————————————

「天使的光辉偶尔会出现在失事的船员的幻觉中,让他们归于平静。」

足声奔走次第远去,咸腥海风侧颊而过。
直到匕首划落的声音响至第三,裘克终于睁开了双眼。
撕裂的船帆边沿如同烧灼,海盗的旗帜招摇飘荡。他看到发黑的甲板上陈年的血垢,不规则割裂的麻绳,几个零散摆放的木桶,以及其中探出的脑袋们— —
其中也包括了他。

而就在几个小时前,本该持续远航的,陈列着数不清的香槟玫瑰,构造繁复足以叫贵族们醉生梦死的豪华客船,受到了来自海盗的掠夺。

贵族,权势,财富。

曾经只手遮天的绅士贵妇撕去了华丽包装的脆弱表壳,成为了鲨鱼的美餐。
所剩无几的职员船工则成为了最后的娱乐
— —锁在狭小的木桶内。
或是被解放出来,蒙着眼睛跳进海中。
或是在海盗们张扬的笑声中,如同戏耍可怜的猴儿般自四面八方捅入匕首,只待哪一下命中,鲜血淋漓。

而现在,轮到裘克了。

为了取悦贵族们而献上嗓音的无辜歌手被蛮不讲理的推翻了木桶,在甲板上滚的头晕目眩。

无穷无尽的海浪以及甲板上来回的足步声加重了眩晕的疼痛。
他隐约听到有人在笑,有喋喋不休的抱怨和嬉皮笑脸的讨好,有非人之物的沉重喘息— —仿佛在裁决最后一个幸存者该以何种方法死去。

裘克懊恼的抖了抖因潮湿而耷拉在耳畔的卷发,咬着舌头思索用怎么样的说辞才能令这群不通人性的海盗通融,就像在游乐场中叫巨型的猛兽顺从一般。

直到高跟鞋的尖锐步声响起。
裘克才真正意识到。
他并非船员,而他所眼见的也并非天使
— —而是恶魔。

“嘿,我说,你们准备怎么处置这个倒霉蛋儿!”

“驳回刚才的提案,克利切觉得丢下去喂鲨鱼没什么新意,装进炮筒打出去怎么样!”

“在海上呆久了你连脑子都进水了吗?闭嘴看好你的前路,这种事情就交给船长处置。”

… …

“看来你们还没有疯到全部弄坏。
没那么多可以给你们折腾的便利玩具。”

“奋力挣扎吧,除非你想被针管刺破咽喉。”

“在这艘船上,你的性命一文不值。
以每一天的黎明为期限,失职的俘虏将被投入大海。”

“因此
— —跟随我,服从我,取悦我。”

“如若你想活下去。”

————————————————
设定:

歌手裘克。曾经是马戏团的表演者,因被陷害后穷困潦倒,后来为谋取财富而踏上渡轮为贵族献唱。
具有一定的风度却不失疯狂。

海盗巫医艾米丽。曾是富贵家庭出走的小姐。如今是拥有仅次于海怪船长话语权的整艘船唯一的医者。
美艳而高傲,海盗的张扬风格下依旧保留着大小姐的些许矜持。

简述:

裘克所在的邮轮被海怪船长手下的海盗们所劫,俘获的俘虏不是被虐待就是被丢进了海中。
裘克作为最后一个俘虏被艾米丽所看中,得以留下— —却定下了一个强人所难的要求。
「通过任何方式令她觉得欢愉,那么他就能够活过这一天。」

作为曾经的马戏表演者,裘克对于这样的要求并没有太过难办。
他在海盗船航行的过程之中逐渐了解了有关艾米丽的过去,以及海怪船长和他的下属们— —领航员,船匠,枪手等。

他经历了暴风雨的来袭,经历了海怪船长与蝠鲼大副的交战。
他在甲板的边沿放声歌唱,与海盗们一并畅饮麦酒,在艾米丽狭窄的船舱医疗室中,将他高傲的女海盗拥入怀中… …

但风暴将至。

某一日,海盗船航至了他的家乡所在。
早已不知度过了多少岁月,更不知前路为何,未来一片渺茫。
毫无预兆,艾米丽在裘克俯身眺望之时将他推进了浅海域— —

俘虏已不再需要,誓约也早已达成,你的航行早已结束。

你将要离开这黑暗肮脏的底仓再次回到属于你的头等甲板上去。
远离暴风骤雨与危机四伏。有香槟,有宴会,有西装革履的绅士和曾经熟悉的佳人面孔
你将会把这里的一切当做记忆中的艰辛往事,不再有其他… …

半年后,裘克在报纸上看到了某艘臭名昭著的海盗船沉入深海的消息。

他如同疯了一般抛下了眼前渐有起势的工作踏上出海的航船,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同样的路线,在那艘海盗船的坠落之地来回游荡,在曾经驶过的航线漂洋,不惜耗费全部积蓄只为找到丝缕痕迹… …
找到那个口是心非,在满船的恶意中让自己活下去,在风暴来临前将自己一手推开,甘愿卷入漩涡中心的医生小姐。

终是殊途同归。


褪去一身的张扬,洗尽一身的煎熬,在无穷无尽的航行最后,是回归了家族,拾起了旧装。

在甲板之上,熟悉的歌声旋律以及高跟鞋的不和谐音调之中,艾米丽回到了他的眼中。
在曾几何时驶过的航路之上,甲板的尽头。
拥入怀中,亲吻她的脸庞。

———————————————

@裘你们在医起活动墙 

亲亲我离!
有生之年能被画DTF企划自己的女儿真的1551

司半岁:

给知音漫客516期的扉页
画了好久了终于上了,感谢漫客给的这次机会
【其实是因为拖稿才这么久才上】
原创的灵感是我亲爱的某家给的,感谢某家的设定,超级棒 @某年某月_四海为家

高考应援#FGO 赛米拉米斯#

CN无眳

答应了小姐姐们的应援图,急急忙忙赶的瑕疵比较多∠( ᐛ 」∠)_
后期文案一波走,强行凑九图。

祝愿所有的高考生们高考顺利!
祝愿所有的御主们旗开得胜,欧气爆棚!

DayBreak·TimeFectory*联动副本
第X特异点.绝灾失落皇都-巴尔坎

“位处异界,不存于此世的广袤大陆。
千焱之国巴尔坎所迎来的终局— —仍在轮回。”


—————————————
伪新章*仿FGO捏的原创特异点

世界观,历史,时间线,大背景,英灵,剧情都是全原创。
和群名DTF一样,算是自娱自乐的产物。

有兴趣的话之后会把剧情发上来。

图片制作:意念@对象
立绘提供:@卿时酒 

迟到的高考应援#云轩paro乐正绫#

CN无眳
刚回到家,匆匆忙忙赶出来的所以细节处理的不是很到位。
希望异世界的各位高考圆满成功——

Fate Song of Time 预告

起始的起始,战火纷飞,丧钟嘹亮。
最终的最终,何人尚存,何愿尚在?
末日尽头。
谁向月而歌,谁苦苦挣扎。
谁拼接希望,谁重塑家园。
谁再点战火,重燃维尔哈伦大陆的劫难——千年之后,圣杯战争。

孕育古老生命的东楻之国的中心
——圣塔。
地脉中的灵力积累到了足以支撑圣杯降世的量。由此,有着无论何等愿望都能实现的力量的圣杯,即将降临于世。
七位御主与其从者为争夺圣杯而展开的战斗亦即将拉开帷幕。

欧德文家族

阿斯克尔家族

维拉家族

……

欲望之杯的争夺,三大家族的交锋,圣徒传说的再续…

是愿望还是欲望,是哀求还是祈祷。当真实的风暴吹尽虚伪的花朵,究竟谁能够破局而出?
当战争的火焰最终磨灭,究竟谁才是真正的赢家?

我将为你,讲述这个故事。

——————————————
半架空,fate与sot世界观

预计长篇,不出意外每两周更新一次

私设有,改设有

cp主:舜幽 维赛 埃格 尤瑞

角色死亡有,请不要寄刀片

ooc有,避雷

文/方某家

青竹 红梅

酝酿出的点脑洞,大概是拉郎配,或许也算得上新邪教。

尽远与瑞亚,青竹与腊梅。
私心的想唤为竹梅组。

有别于其他cp间剪不断理还乱的许是感动许是温切许是隔阂的情愫…正因尽远与瑞亚交集不多,却有诸多异曲同工之妙,仔细思索起来便格外有趣。

不是两情相悦轰轰烈烈,也并非深入骨质的恨,或是难舍难分的疏离。
如果真要形容我理想的尽远与瑞亚的相处模式,大概便是相互吸引又相互制约。
无形的尺度量,却又不似舜远君臣那边伸手可及…倒不如说更像是一种战士的共鸣
——不负战名,为对方奉上最强的实力,最激烈的战斗,而战后却又可以击个掌,闲谈两句,一如平常。

儿时因尤诺友名而相识的两人,一副生人勿近模样的尽远与好强不服输的瑞亚。
不打不相识,便三天两头邀着比试一番。
后来尽远随父母移居东国,长久时日沉淀了两人的心性与技巧。全新身份所致的相敬如宾下含着仅有两人所知的彼时年少轻狂。
弓与枪的碰撞,从对练到决斗的引申,亦师亦友,亦敌亦友。

“最熟悉自己的人是敌人。”
很合适的一句话。

但倘是说敌人,竹梅却又与奥利奥截然不同。
没有那种深入骨髓的恨与带着硫磺味的血气,同样是招招直逼要害,却又刻意而为之的不致命。
战后平静的言谈,仔细的讨论战斗中对方招式的缺陷。

岁寒之友。
每一个字都带着早春十分的凛冽,触手极寒却不断回温。
甚是连交流都会变的更为自由。因为他们的交流不局限于语言,更是每一招每一式,每一个迈步与眼神。

寻常时刻是敌手,亦师亦友…但倘是共同面对绝境,又是足以完全交付背后的战友。
因为熟悉,熟知,因此只要是对方的出招。无需猜疑仅需信任,甚至是知道如何配合能将其效果最大化。


“我可不需要这套繁复的礼节,斯诺克先生,您很明白我所期待的为何物。“

“既然是无需,那在下便以这枪尖作为邀请函,邀赴于战。”


“你是名合格的战士,尽远·斯诺克。”

“过誉了,特纳小姐。”